八一文学网 www.tzuxs.com,最快更新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最新章节!

温祈这才执起竹箸,竹箸尖嵌入清蒸鲈鱼,夹起一块鱼腹,洁白肥嫩的鱼腹堪堪滑入口腔,几乎要融化了。

这鲈鱼乃是七星鲈,于寻常百姓而言,算是稀罕物。

他出生于将门,乃是遗腹子,母亲得到父亲死讯当日,遭受惊吓,早早地产下了他,他当时在母亲腹中待了不过半载。

母亲早产导致他先天体弱,汤药不断,能长至及冠已是他的造化了。

孤儿寡母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汤药要价不菲,父亲的治丧费、抚恤银以及母亲的嫁妆不足以负担,母亲要强,不愿向娘家求救,是以,身为大家闺秀的母亲不得不做缝补、刺绣之类的营生以补贴家用。

幸而,母亲绣工难得,渐渐有了名气,他们的日子才好起来。

即便日子好起来了,他都只吃过数回七星鲈。

他将七星鲈吃下大半,方才去吃醉河虾。

醉河虾之鲜美与七星鲈旗鼓相当,但因他未曾饮过酒,以黄酒腌制的醉河虾仅仅入腹了三尾,他便微醺了。

他吃过清蒸鲈鱼与醉河虾,接着从豆腐蟹煲中夹起了一条肥美的蟹腿。

这三道菜用尽,他才嫌弃地吞下了一口清炒芥菜。

而后,他由于不胜酒力,满面通红,冲着丛霁笑。

丛霁觉察到温祈的视线,向着温祈望去,见得温祈傻乎乎地笑着,他不由放下竹箸,行至池畔,抚着温祈的额发道:“你可还好?”

温祈醉了,不再惧怕丛霁,遂认认真真地道:“我不愿命丧于你之口腹,你可否饶我一命?”

丛霁不通温祈所言,但大抵能猜测到温祈之意,亦认认真真地道:“朕改变主意了,决定将你养于宫中,与朕作伴,你无需担忧自己的安危。”

温祈双目晶亮:“当真?”

丛霁笑道:“君无戏言。”

“多谢。”温祈浑身失力,说罢,软软地沉至池底。

丛霁见状,心下一惊:这温祈醉酒,不会将自己溺死罢?

温祈并非凡人,应当不会溺水。

他到底不放心,伸手一扯铁链,温祈当即从池底腾起,扑入了他怀中。

温祈的身体泛着寒意,柔若无骨,且滑腻至极,旋即磨蹭着他的胸膛,滑落了下去。

他掐着温祈的腰身,将温祈提起,继而扬声令内侍搬一浴桶来。

以免温祈溺水,他只令内侍将浴桶注满了三成。

其后,他将温祈抱入浴桶当中,自己则继续用膳。

他身上的便服已被池水浸湿了大半,他却奇异地并未恼怒。

须臾,他正饮着竹荪老鸭汤,陡然听得一阵水声。

他循声望去,却是那温祈正在戏水,浴桶周遭水珠错落。

他不禁失笑,用罢晚膳后,欲要亲自为浴桶注水,反是被温祈泼了一身。

温祈一脸无辜,教他不忍苛责。

他大度地注过水后,正欲饮茶,那温祈竟是猝然放声大哭。

温祈的眼泪于半空中变作鲛珠,跌落于地,后又滚落开去。

恰巧有一颗鲛珠滚至丛霁足边,丛霁伸手拣了,细细端详。

这宫中珍宝无数,鲛珠自然也是有的,温祈所产的鲛珠的成色显然不逊于宫中所藏。

倘若他尚是废太子之时,有如此鲛珠,应当能换取温饱。

思及此,一股子暴虐猛地冲上了脑髓,当年欺凌过他与皇妹之人他已清算干净了,但他仍是觉得不解气。

他吐出了一口浊气,方才到了温祈面前,无奈地道:“你哭甚么?”

温祈双目生红,耳鳍颤动,瞧来分外可怜,咿咿呀呀着,使得他忍不住想自己是否该当寻一精通鲛语的先生来?

他尚未下定论,倏而被温祈揽住了脖颈。

他厉声喝道:“松开!”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他心有余悸,变得疑神疑鬼,不喜被人亲近。

上一个如此亲近他之人乃是他的皇妹,而再上一个如此亲近他之人则是他的乳娘,他当时年十二,堪堪丧母,乳娘前来安慰于他,伸手将他拥入怀中,轻拍背脊,好似他尚且年幼。

然而,乳娘竟是趁他卸下心防之际,将一支珠钗刺入了他的后心。

他侥幸未死,命侍卫抓捕乳娘,费了三月,待他好透了,乳娘才被抓捕归案。

乳娘连声求饶,直言是受了淑妃的蛊惑,那淑妃乃是父皇的宠妃,素来骄纵,淑妃育有一子,较他年幼一岁。

他若死了,淑妃虽是得益者,但同时亦有其他得益者。

他顺着乳娘所提供的线索,彻查此事,以免打草惊蛇,耗时良久。

乳娘所言不假,指使者确是淑妃,然而,他明白父皇色令智昏,定不会为他做主。

章节目录

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一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漱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漱己并收藏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