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文学网 www.tzuxs.com,最快更新即鹿最新章节!

正如魏、唐各有一个荆州,——事实上,蒲秦也有一个荆州,三个荆州都是原前代秦朝时的荆州辖地,蒲秦所占之区最小,本属南阳郡,秦、定西接壤的这块地方,现下也是秦与定西各有一个秦州。蒲秦的秦州,早於定西的秦州。陇西郡,原先即是蒲秦秦州的一个属郡。定西的秦州目前所辖是陇西、武都、阴平三郡;蒲秦的秦州目前所辖是南安、略阳、天水三郡。

蒲秦秦州的驻军主将,自蒲茂篡位登基以来,一直都是蒲獾孙,直到蒲茂将攻洛阳的时候,还是蒲獾孙坐镇秦州,但之后不久,在确定了麴球阵亡的消息是真后,蒲茂认为麴球一死,定西秦州剩下的诸将皆不足为虑,无须再留蒲獾孙镇守了,就把蒲獾孙调到了出关的军中,以增强攻打洛阳的实力。但是,定西的秦州诸将虽俱非一等强敌,然秦州毕竟与定西接壤,蒲秦亦不可无重将坐镇,遂因孟朗的大力推荐,孟朗少年时的好友,一个名叫秦广宗的唐人,接任了蒲秦“督秦州军事、秦州刺史”之职,现下,便是此人在负责蒲秦秦州的军事。

也就是说,唐艾此战的对手,主要就是这个秦广宗。

蒲秦秦州三郡的驻军情况,定西早已探查地一清二楚,其主力部队,约万余步骑,由秦广宗亲自统率,现驻於天水郡的郡治冀县,南安郡和略阳郡的驻兵各有约五千上下。

南安郡位处秦州的最西边,西与定西的东南八郡接壤,南与定西秦州的陇西郡接壤,於蒲秦的秦州三郡中,地理位置最为要紧,所以此郡的守将,亦是三郡守将中,在蒲秦军中名气最大的,便是蒲茂龙潜时的故吏、爱将石萍。

石,在氐人的诸部中不算是一个很大的姓,此姓与氐人的韩姓都是氐人大姓“何氏”的支胤,但虽是何氏支胤,只从当下来看,因了此部以石萍为代表的酋豪们当年鞍前马后的拥立蒲茂之功,此部姓在蒲秦的贵重却是超过了何氏,其族人在蒲秦朝中、军中任职为将者甚众。此前被麴球指挥弩手射死的蒲秦猛将石骏奴、被斩於首阳的蒲秦大将石首,与石萍都是同族。

以上,便是蒲秦秦州三郡的大体军事情况。

这些情况,唐艾等俱皆清楚,无须再说,於是,唐艾就把既定的此战方略说与了众人。

方略简单来说,可以用三句话可以概括。

一句是:以张道崇为主将的武都、阴平、陇西三郡联兵首先出战,陇西兵从西,武都、阴平兵合力从南,围攻天水郡。一句是:张道崇的军中,同时打起北宫越的旗号。一句是:候张道崇与秦广宗开战之后,唐艾引现汇聚於武始郡的此步骑万人袭攻南安郡。

北宫越谙熟兵法,听完唐艾的讲说,心道:“此声东击西之计也!”闻唐艾问众人的意见,回答说道,“莘公所定此策,诚然上佳!末将无有异议。”

王舒望等大多的堂中官吏也无异议。

唐艾问田居:“宣威怎么说?”

“……唯有一虑。”

“何虑也?”

田居黑着脸,说道:“天水郡的秦兵达万余之众,武都、阴平可调用的兵马,却多已遣来武始,暂归入到了将军的麾下,张太守能用以佯攻天水郡的部曲,料来不会很多,如此,他能为我攻南安之军缠住秦广宗部的秦虏主力,使其不能及时来援南安么?

“若是不能,石萍,秦虏之悍将也,其兵五千,又不比我军少太多,南安郡,我军势必难以短日攻克,冀县距南安郡咫尺之遥,援兵朝发夕至,则待秦广宗援兵到日,我军前有坚城未下,外有敌援已至,莫说攻下南安了,将军,恐怕我军也将要陷入险境矣!”

唐艾笑了起来,心道:“正是因此,我才建言明公,对外不要说是我带兵来打南安,只打你宣威将军的旗号的啊!”

却是,对外不称唐艾,只说田居,此计非是别人,正是唐艾给莘迩提出的,而唐艾之所以提出此计,出发点恰便是田居说的那些。

他当时对莘迩说道:“只令张道崇佯攻天水,只怕不能拖住秦广宗部对南安的驰援,还得再加上一条对策不可。

“明公可手令北宫越诸将,此战攻南安,对外只提田居之名,不提艾之名。田居,庸将也,秦广宗闻是他攻南安,必轻视之;前秦州之战,张道崇遇败不馁,遂大败攻攻武都郡的秦虏上将仇泰,北宫越掣旗斩将,亦於前秦州战中功劳卓著,为秦虏所惧,秦广宗定会重视他两人,一个轻视,一个重视,这样一来,以艾浅见,大约就能至少拖住秦广宗部十日不援南安。

“十日,已足艾取此郡矣!”

稍忆了下那天向莘迩进策的情景,唐艾把思路转回现在,他再无为人处世的老练,这会儿也知,若把自己想的这些道出,那田居只怕当场就会与他翻脸,临出谷阴前,莘迩殷殷嘱咐他,要他以大局为重,千万不可与田居起了冲突,影响攻打南安郡的战事,故为了莘迩的嘱咐,亦是为了战事的顺利,唐艾没把所想说出,他只是含笑说道:“宣威言之有理。不过,宣威但请宽心,我已料定秦广宗的援兵肯定不会‘朝发夕至’,我军自有足够攻打南安的时间。”

田居说道:“是么?”

语气充满了怀疑。

唐艾没有再理会他,问余下没有表态的诸人,说道:“君等何见?”

方略是莘迩定下的,此战的主将,即指挥者是唐艾,诸人都很有觉悟,知道他们只是听令者的身份,虽亦有怀田居之忧者,但没有不识眼色的,没人再提异议,都道:“此高明之策也!”

唐艾说道:“我万人步骑云集武始,消息难以长期隐藏,君等既悉无异议,兵贵神速,宜出敌不意,便立刻传檄武都郡,劳张太守於两日后,率武都、陇西兵,佯攻天水!君等各自回去,该厉兵秣马的厉兵秣马,该把后勤搞好的把后勤搞好,我军於四日后攻南安!”

北宫越、田居、王舒望等起身接令。

军官归营,勉励将士;本郡的文官调集本县百姓,增加民夫的力量。

唐艾暂就住在县寺,正在众人辞别唐艾,将要各去办各的事时,一人匆匆忙忙地赶来,登入堂中。这人身穿红色的褶袴戎装,长身黑面,腰悬宝剑,却是郭道庆。

唐艾止住送北宫越等人出堂的脚步,说道:“子善,你怎么才来?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该下的令,我也下完了。……对了,你把莘公的手令给他们看看。”

“哎呀,来晚了,来晚了。……这是莘公的手令,君等请看。”郭道庆是唐艾的副手,唐艾不等他,就把该办的军务全部办完,要换个别人,少不了不满,他是个好脾气,却无一点生气,一面向唐艾、北宫越等道歉,一面遵从唐艾的吩咐,掏出手令,给了北宫越等看,他与田居是旧日同僚,却因知莘迩所以会有此道手令的缘故,一时也不知该与田居说些什么,瞅见田居手里的拐杖,勉强寻出个话头,说道,“长贤,我听说你脚疾发作了?”

“是啊。”

“大战将起,不碍事吧?”

章节目录

即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一文学网只为原作者赵子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子曰并收藏即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