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文学网 www.tzuxs.com,最快更新催眠魔手最新章节!

大哥所葬身的、这个被称为“沙耶”的小王国,虽然创国到现在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但一直到最近五十年才因为挖到宝石的原石,才开始繁荣起来。

而沙耶王国在创国之初,就以一颗黑色的宝石作为国王传位的信物。

但,这颗被称为“混沌宝石”的黑色宝石,却在百年前发生在皇宫北侧的一场大火中消失无踪。一直到十年前才在非洲某个贩售赃物的小贩手上找到……但原本如网球大的宝石,找到时却只剩下不到三公分直径的大小而已。

当然,原本的大小是不是真的有这麽大,当时也没有相片流传下来,故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而现在,放着这颗宝石的盒子,就放在我的眼前。

“你是说,启人和这位公主有婚约?”

坐在我身边的大嫂带着惊讶与迷惑的神情,询问着坐在对面的、穿着灰色套装的成熟女性。

“是的。”

对於大嫂的疑问,那位女性给了肯定的答案:“这是在五年以前,这位先生的大哥“天野启一”先生与我国的国王、也就是尤非莉雅公主的大哥“普罗威国王七世”所做的约定。”

虽然说大哥那我行我素的个性我和大嫂都已经习以为常,但会搞到这种地步就真的有点离谱。

但,总不能把远道而来的客人赶回家吧。

大嫂的想法显然也和我一样:“这种约定对当事人……我是说这位公主,真的没关系吗?”

坐在那位女性身边的,是穿着白色套装、留着一头粉红色长发的少女,看起来应该和我差不多的年纪。

但对大嫂的问题,少女-应该就是“尤非莉雅”公主并没有开口,而只是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女性。

似乎是知道公主的意思,女性开口说道:“这个婚约是经过公主首肯的。”

首肯……五年前的话也不过十二岁吧,那时候真的知道“婚约”的意思吗?

而且,还附上这麽贵重的“礼金”……

“请问……有什麽问题吗?”

或许是看出我和大嫂都对这件婚约带着疑惑吧,公主身边的女性开了口,小心地询问。

“也称不上问题,只是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而已。”

我老实地回答着。

“我可以理解,突然就这样被决定了终身大事,对你们而言似乎很难相信的样子。不过,敝国国王也并不是随便地就决定了公主的未来。”

“那个……”

这时大嫂突然把声音压小,小心地问道:“这是否和最近贵国发生的事情有关?”

楞了一下,对方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还正想问是怎麽一回事,大嫂就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是无法拒绝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对方两人就站了起来:“那麽,下星期一我和公主、以及一名随身女仆,会把行李带过来。”

“嗯,希望这个小地方不会委屈你们。”

就这样,对方就留下了那颗宝石,在我有点不知所措的眼神中,离开了。

我回过神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真的好吗?”

“就当作是收留人家吧,别忘了她们的国家现在处於内乱状态呢。”

听到大嫂这句话,我才“啊”的一声,恍然大悟。

不过,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

“不会有事吧?”

“我想应该没事吧……”

大嫂这句话回答得有点心虚,看来连她也不敢太确定:“电视上曾经提到过,“沙耶”这个小国家只有男性直属亲属才有继承权,我想应该不至於因为继承权问题,而对那位小公主有生命上的危险。再加上那位公主已经在日本留学一年多了……”

确实是很好的背书。

“总之,就先当家里有新房客吧,现在就要你们结婚,还太早了。”

说着说着,大嫂在起身的同时,也把盒子拿起来交给我:“这个,就放在你的房间里吧。”

“可以吗?”

我双手接过盒子-并不会很重。

“因为要娶她的人是你啊。”

给了这个开玩笑般的回答,大嫂回到了厨房,继续因为客人到来而停顿下来的整理动作。

而我,则是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地,抱着那个盒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午夜时分,从下身传来的奇异感觉让我不得不起来直奔厕所。

晚上冰水喝太多了……当我正想着明天要不要晚点起来时,才刚回到房间,把房门关起来的瞬间,我看到了原本摆放在书桌上的、放着黑色宝石的盒子,从缝细间有着明显的异样。

就像是有东西在盒子里发光,从缝细中渗出的样子。

在昏暗的房间里,看得出来是血红般的光。

但,盒子里面除了那颗宝石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啊。

难不成那颗宝石还会发光不成?

带着些许的疑惑,我几乎没想到会不会有危险,带着“看一下里面是不是多了什麽会发光的东西”的单纯念头,走过去就把盒子打开了。

盒子一打开,血红的光芒充满着整间房间、以及我的视线。

我下意识地把右手举起来,尝试着挡掉一部份的光线。

然而就在右手举起来,挡在眼睛之前的下一秒,我感觉到有个东西无声无息地贴在我的右手掌心上!

我吓了一跳,连忙翻起手掌一看-赫然是应该放在盒子里的黑色宝石,而且还以极快却不会让我感到痛楚的状态下,宛如潜行般地“钻”进我的手心之中,直到宝石表面与手心的皮肤平行为止!

然後,更耀眼的红光瞬间占据了我的意识……

再张开双眼,所见到的只有透过窗口射进来的些许阳光。

已经是早上了。

而我,却好端端地躺在床上。

昨晚的事情,只是梦吗?

我一边回想,一边把右手掌翻过来对着自己。

不是梦!

因为宝石就宛如可以压碎手骨般的深度,嵌在右手心上。

我的右手依然活动自如,甚至感觉不到宝石的存在。

我还搞不清楚这是怎麽一回事时,从房门外的楼梯传来大嫂的叫喊声:“启人,下来吃早餐罗。”

“什麽宝石?你在说什麽啊?是不是睡迷糊了?”

当我提起宝石的事情时,还没说到右手的部分,大嫂却彷佛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般地这样说道。

而後,我把右手心摊给大嫂看,大嫂也是一句:“没阿,又没怎麽样。”

带过。

就好像,这颗“混沌宝石”根本没出现过一般。

我当然也把右手心给在一旁吃饭的、大嫂的女儿“樱子”看-但从她张着那双天真的黑色瞳孔,然後摇头的动作看来,看来她也看不到。

我很显然没有大哥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心力,看到她们母女的反应,我很理所当然地放弃了继续问下去的打算。

不过问与不问,对未来的我来说其实已经没有差异了-因为接着迎接我的,可以说是欢乐与麻烦的不断来临吧。

吃完早餐之後,我就上去回到房间赶写暑假作业。

但经过了一小时的时间,我突然发现到连我自己都感觉有点讶异的事情。

什麽时候这些题目这麽简单了?

没错,不是错觉。不管是数学、英文,甚至於要背要记的国文或是历史项目的作业,比起以往想个半死还想不出个所以然、或是查书查个半死,现在笔一动起来根本不需要停顿下来思考,轻松俐落地一题接一题地写完。

我楞了一下後,又继续下笔,直到大嫂叫我下来吃中餐为止。

这期间,我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唯一能证明时间经过的,就只有桌上一整叠已经写完的暑假作业。

我稍微确认一下还没写的暑假作业才发现,只剩下每日日记这要每天写的还没完成而已。

要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写上去吗?我一边下楼、吃饭,一边想着这件事。

结论很快就出来了-为了别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别写下去的好。

也许是因为大哥的死,这段期间我一直有种“自扫门前雪就好”的心态。也许在我的心中一直认为,大哥的死和大哥自己喜欢自发性地帮忙有困难的他人有关吧。

“对了启人,吃完饭後先去整理一下书房吧。”

吃饭中,大嫂对我这麽说道。

我知道大嫂是要把书房让给那位公主和两位侍从睡的:“……好吧,那我顺便把另一间杂物间也整理一下好了,光书房没办法睡三个人。”

“那就拜托你了,等我把厨房整理完也会过去帮忙的。”

大嫂微笑着拜托我。

虽然脂粉未施,但这时的我觉得大嫂突然变得漂亮起来了。

是我的错觉吗?

“哥,我也要帮忙。”

在一旁的樱子也自告奋勇要帮忙。

虽然才小学五年级,不过看起来已经和国中生没什麽两样,只是行为举止还是带着点稚气,把一头长发绑成双马尾,看起来十分有朝气的样子。

(如果她能成为我的……

咦?

我刚刚……在想什麽?

“不行喔,”

这时,大嫂的声音传来,对着樱子说道:“你还是先把暑假功课写完吧,下星期就要开学了不是?”

“一个人写功课很无聊嘛……”

樱子嘟着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看着这对母女的对话,一股莫名的感觉悄悄地占据了内心一角。

在整理到一半的书房里,我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被我抓着左手的、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的大嫂。

因为大嫂被放在地上的椅子绊倒,我顺势扶住了她。

在我的右手抓住她的左手的瞬间,我可以感觉她的身体抖了一下。

直到我把她扶起来才发现她的样子,活像是在发呆茫然的样子。

就像是大哥刚过世时,大嫂有时坐在客厅时,望着大哥遗照出神的样子。

只是这次大嫂的脸上并没有悲伤或掉眼泪,而是单纯没有任何表情的发呆样子。

就连眼神都感觉不出生气。

吓了一跳的我立即把手放开。

现在大嫂的样子,其实我有在网路上看到过照片。

进入催眠状态的样子,就像大嫂现在这样,茫然而无表情。

我一想到这个,不禁看了看深陷在右手心里的黑色宝石。

宝石发着淡淡的红光,但随即消失。

难道说,大嫂会陷入类似催眠的状态中,是因为这个黑色宝石的关系?

我不禁吞了吞口水。

这是否表示,我可以控制大嫂了?

(把慾望,展现出来吧。

我现在也还是不确定我是否真的有听到这莫名的、如呢喃般的声音,我只知道我当时耳里响起这声音时,我的内心彷佛在那一瞬间失去了什麽东西。

名为“罪恶感”的东西。

“听、听得到我的话吗?大嫂?”

“嗯……”

大嫂轻轻地点了点头,回应的声音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现在……感觉如何?”

“很舒服……像是浮在半空中一般……”

“只要……回答我的问题,你会感觉到更舒服……”

“是的……”

“大嫂……很爱大哥吗?”

“是的,非常爱……”

回答完我的问题,大嫂舒服地吐了口气。

“但是,大哥却离开了我们……”

听到我这麽说,大嫂脸上也出现了悲伤的表情。

“虽然大哥不在了,但大嫂还有我……”

“还有……启人……”

“是的。身为大哥的弟弟,我有义务要照顾大嫂……因为大嫂一直在照顾着我,我也必须要照顾大嫂才对。”

“是的……照顾……启人……”

“因为我有义务要照顾大嫂,所以大嫂不管有哪方面的问题,都可以找我谈,不管是任何事,甚至要我帮忙……你也会很高兴地,答应我任何的要求……”

“是的……不管任何事……嗯,是的。”

大嫂露出了茫然的笑容。

然後,我很自然地拍了一下手。

下一秒,大嫂的身体先是抖了一下後,就像是从梦游中醒来一般,原本茫然的眼神和表情,恢复了正常。

“唉呀,我怎麽在这里发呆……”

大嫂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该不会是赌物思人吧?毕竟这里是大哥的书房……”

连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都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还能保持冷静……

“说不定呢……”

听到我提到大哥,大嫂表情依然哀伤,嘴角却露出微笑,像是在笑着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放心吧,已经没事了。我们继续吧。”

其实,我本来可以就地让大嫂把大哥的爱全部转移给我,但这样做反而对大哥感到些许的歉意。

我,不想让大嫂忘了大哥。

但随着时间的经过,我却开始有种不同於往常的渴望。

想要掌握大嫂的肉体。

想要让大嫂享受身为女人应当享受的欢愉。

还有樱子……

现在想想,这或许是宝石所带来的影响。对当时的我来说,突然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始料未及的。

我的分身就这样在裤档里,一直硬挺着。

不知道是不是发现我的窘样,大嫂只是笑了笑,脸上却也不免露出些许的红晕。

整理完书房之後,我就像逃难似地回到房间里。至於储藏间,就等明天再整理吧。

只是当我回到房间,正要享受一下冷气时,敲门声响起。

“可以进来吗?”

是大嫂的声音。

“可以啊。”

我顺口回道。

随着门打开,大嫂走了进来-但她的脸却还是带着些许的红晕,看起来有种特别的美感。

後来我才知道,那是思春的表情。

“有事吗?”

也许是还没想到这麽快就有动作了,我只是一边坐在床上,一边问着大嫂。

“嗯,有件事想请启人帮忙。”

大嫂一边说,一边却坐在我的身边。

(占有她的一切……

又是宛如呢喃的声音,在我耳朵里面响起。

“要我帮什麽?”

虽然心里大概知道大嫂现在想要做什麽,但我还是开口问了。

“嗯,这个嘛……等下再告诉你,在此之前……”

大嫂一边说,一边双眼却瞧着我的两腿间,最後竟然伸出手来,在我的注目下先是拉开拉链,然後熟练地把我那已经硬直的分身从裤档里请出来。

然後,大嫂弯下腰去,二话不说就张开口,把我的分身含进嘴里。

“唔……”

分身进入大嫂嘴里的那一瞬间,从分身传来的、既温热又带着挤压的感觉,让我不禁发出了呻吟。

这让还是第一次的我真的有种想法:难怪会有人这麽喜欢性爱。

而大嫂像是陶醉在口交的快感之中,只是自顾自地吸允着我的分身。

大嫂的舌头也不安分地,在分身进入她的嘴时,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分身顶部。

难不成,这还是大哥教导有方?

“呼……哈……”

大嫂舔的十分入迷,但这对第一次的我来说,刺激实在太大。

“呃!”

随着全身猛然抖了一下,我的第一发精液就在大嫂的嘴里爆发开来。

“呼呼……好浓呢……”

大嫂几乎是二话不说地,把嘴里的精液吞进肚子里後,一副幸福的表情:“这样应该是没问题了。”

“什、什麽没问题……”

被突然搾了这一发,我连说话都有点口吃。

“因为……自从你大哥过世之後,我就再也没有过了。”

大嫂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我:“但我已经不想再改嫁了。所以我想麻烦你……能不能代替你大哥呢?”

“代替……”

我想我这时候的表情一定很讶异吧。

老实说,这已经超过我的预测了-看样子,该不会大嫂把我当时给予的潜意识命令,自行解译了吧?

虽然说这样反而很符合在我耳里呢喃的话句。

“占有她吧。”

“是啊,刚刚在书房里,当我看到你的裤档时,我的这里竟然湿了耶……”

说着,大嫂把长裙掀起来,露出在裙子里、两腿间的禁地。

大嫂穿着一件白色的蕾丝半缕空的内裤,透过内裤可以看到一小块的阴毛。但很明显地,内裤湿了一大块,就连大腿内侧都有明显的水渍。

接着,大嫂双手伸进裙子里,往下一拉,就把那件湿透的内裤脱了下来。

“可以吗?就当作是让我回想你大哥的过去,好吗?”

她口中这样问着,但身体却不等我的答案,跨坐在我身上,一手扶着我的分身,自己的屁股迎了上去……

瞬间,分身进入了比起大嫂的嘴巴,更加温热,也更加紧凑的洞里。

我又不禁发出了呻吟。

大嫂也是:“啊……好、好棒……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也许是高兴,也许是对大哥的歉意,大嫂笑着流下了眼泪。

“大、大嫂……”

“叫我琴姐好吗?启人……”

“琴姐的里面……”

“很棒对吧?这是你不管打几次手枪,都不会有的美妙感觉喔。我也是……多精美的按摩棒,也比不上真的呢……”

我没再说话,只是抱着她的腰,努力地猛顶。

“喔,再顶、快顶……又顶进来了……又热又烫的……”

她双手扶着我的肩膀,不断地浪叫着。

然後,她双手在我肩膀上施力,示意我上身稍微离开一点。然後就在我的眼前,把衣服的钮扣解开,露出同样白色的胸罩,然後就这样带着淫秽的微笑,看着我。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所以我的双手离开她的腰,在她的注视下解开她的胸罩,露出丰满的乳房,在我面前晃动。

大嫂……不,琴姐又继续晃动身体,让她的乳房在我的面前,晃出一道道的乳波。

我用嘴巴含住了她的乳头,咨意地用舌头舔弄。另一手则是玩弄着另一边的乳房,那种宛如麻糬般的触感,我的手根本像是上毒瘾般地离不开了。

“啊……启人,你好棒……啊……”

突然地,琴姐的身体一阵颤抖,我就感觉到我的分身受到突然的挤压的同时,被一股温热的水浇过一样,十分舒爽。

但我还没有射精的感觉。

所以我抱着已经瘫软下来的、琴姐的身体,让她躺在床上後,继续摆动着下半身。

她那一头黑色的秀发,平摊在床上,因为汗水而透出亮丽的光泽。

我趴在她的身上,亲吻着她的嘴唇。她也热情地伸出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交缠着。

“启人……”

她的双手抱着我:“以後……我想要的话……可以找你吗?”

“可以啊,但要等我有空的时候……”

回答完,我们的嘴又合在一起。

她的两腿在躺下之後,就张的开开地,让我的分身能够更加地深入。而我的分身每次深入,都会感觉到一股吸力在刺激着我的分身前端。

快感逐渐累积,促使着我的第二次喷发!

“快、快来,我也要……快射进来!”

也许是发现我要射了,琴姐屁股扭动地更激烈,几乎达到疯狂的地步!

章节目录

催眠魔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一文学网只为原作者wahj12345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ahj12345并收藏催眠魔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