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文学网 www.tzuxs.com,最快更新催眠魔手最新章节!

当我们来到位在郊外的,玉子所住的别墅时,门前燕和她母亲林子穿着巫女服,正在等着我们的来临-因为我事先就说她们母女会来,所以没人感到讶异。

而在铁门门口的另一篇,玉子穿着正统的低胸晚礼服,和旁边的女仆正等着我们的来临。

在简单地说明富野母子也是我邀请的人的来由之后催眠术也用了,随着铁门朝左右打开的同时,玉子向我们致礼:“欢迎来到我的家,我和真澄会尽一切能力让大家高兴度过今天晚上。”

“谢谢。”

我一边道谢,一边先让女士们进去后,我闪身到那位被称为真澄的女仆背后,轻轻地用右手拍了她的肩膀:“辛苦了。”

“啊,这……”

还来不及回应我的话,真澄瞬间陷入了催眠状态。

我让她继续往前走,然后轻声说道:“等你从催眠状态之中醒来时,你将不会对之后在这间房子里发生的任何景象感到讶异,因为这是再正常也不过的事。而你也会用你的身体来服侍我,因为我是你们最重要的客人。”

“是的,最重要的客人……”

真澄轻声重复着我说的话。

“我一说出“服侍客人”你就会陷入和现在相同的状态。我一拍三次手,你就会醒来,虽然会忘了我刚刚说的话,但你还是会中实地实行我的暗示。”

我说完话之后,立即轻声拍了三次手让她醒来。

看她若无其事地在我面前走着,我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走进别墅,只见广大的客厅,中央除了地板之外空无一物,沙发和桌子以中间的空地为主围了起来,桌上摆满了食物,很显然是刻意摆设的。

而泰蕾沙修女依然穿着修女服,坐在沙发上等着我们的到来。

“修女,”

我趁着大家都跑去找吃的时候,绕到泰蕾沙身边,打趣地问道:“今天这种场合怎么还穿修女服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身为修女的我,能有多少钱买好的衣服?”

泰蕾沙苦笑着说道:“对了,今天只有你一个男生而已耶,等下不要跳舞跳到腿软啰。”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天父安详。”

“咦?”

听到我说出那四个字,泰蕾沙修女还来不及反应,就陷入了催眠状态之中。

“等你醒来后,你会想要吃我的精液当作点心。而且在这间房子里,你将会对我所说的话毕恭毕敬,丝毫不会有任何犹豫。”

说完,我拍拍手让泰蕾沙修女醒来。

醒来之后的泰蕾沙修女,带着微笑望着我,双手却不规矩地往我的跨下摸去:“先让我吃一下点心好吗?等下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好啦好啦,可别用咬的喔。等下玉子她们也会用到的。”

“放心吧,又不是没吃过。”

泰蕾沙拉开我裤裆的拉炼,将我的分身请出来后,自己就跪在我的跨下之间,用嘴和舌头努力地侍奉我的分身。

“唉呀,修女已经等不及先用了啊。”

玉子微笑着走了过来,坐在我身边:“怎么办,我也等不及了呢……”

说完,玉子将裙子往前掀开-没穿内裤,直接可以看到双腿间的阴毛和蜜穴。

我知道她的意思-当我把手伸进去的同时,玉子的双手也缠在我的脖子上。

我一边玩着玉子的蜜穴,一边则和玉子进行口舌缠战。

“看来你还满悠哉的,进来不过一下子就有两人过来服侍你了啊。”

手中拿着装满果汁的杯子,娜娜丝露出诡异的微笑,对着我说道:“别玩得太过火喔,等下还有得你玩呢。”

听了娜娜丝的话,我的嘴离开玉子的嘴后,说道:“别糗我啦,我只是不想乾坐在这里而已。”

说到这里,我将放在玉子跨下的手伸出:“还真湿呢……”

“这可是我今天下午练习的成果呢。”

玉子半躺在沙发上,双腿朝着我张的大大的:“趁着爸妈不在,把爸爸藏起来的AV片拿出来练习自慰……”

“玉子变成坏孩子啰。”

我开玩笑地说道。

“唉呀,怎么这么说嘛……”

玉子荡笑着,撩起裙子,将蜜穴大辣辣地暴露在我的面前,然后手指抚动着那两片肉瓣和上面的小红豆,让淫水不断地被搅动着:“等下博一要帮我评分喔。”

看着她望着我,状似淫荡地在自慰着,令我不禁想着:说不定这才是玉子的真正性格也说不一定。

“唉呀,怎么可以让神明的手空着呢……”

随着声音,燕的母亲林子走了过来,在坐在我身边的同时,也拿起了我的手放进领子里,往她的胸部放去:“让我来侍奉神明的手吧。”

在我手掌的玩弄下,林子的双手也不安分地伸进裙子里自慰着。

就这样,我的跨下让泰蕾沙修女服侍,手掌把玩着林子的胸部,双眼则是看着玉子的自慰秀。

“啊……感觉到了……好棒……”

在我的注视之下,玉子的感觉似乎变得更为敏感与激烈,只花了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达到了高潮-只见淫水不断地自蠕动的蜜穴里喷出,弄得整个沙发都湿湿的。

也许是受到玉子高潮的刺激,我不禁将精液全数释放出来-泰蕾沙修女不慌不忙地将我的精液一饮而尽,连沾在衣服上和脸上的都不放过。

泰蕾沙修女一离开我的分身,林子立即迫不及待地爬到我身上,将还处於硬直状态的分身给含进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蜜穴之中。

“啊啊……好舒服喔……”

感觉到我的分身填满了身体的空虚,林子满意地叹息着。

“啊!妈又偷跑!”

原本和樱子、沙莉娜有说有笑的燕一看到她母亲跨坐在我身上,不禁带着醋意说道。

“没关系的,等下大家都有份的。”

小琴拍拍燕的肩膀,安慰道:“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啰。对吧,博一?”

看着小琴微笑着看着我,我当然也是回以微笑:“那是当然。”

不过我一回这句话,除了还处於高潮的余韵之中的玉子和正在我身上享受着的林子、以及在一旁看热闹的娜娜丝之外,其余的人立即回了我这一句话:“我们都会竭尽心力服侍我们的神明:天野博一。”

说完后大家都捂着嘴偷笑着。

“谢……谢谢。”

我有点尴尬地道谢-看来不是林子就是燕灌输的想法。

虽然说高高在上的感觉真的很不错,不过总有种不着边际的感觉。

“来,躺下来。我有个东西想让您尝尝。”

也许是刚刚大家说的话,也影响到玉子的样子-此时的玉子身上的晚礼服被她自己刚刚的自慰秀,已经偏了一边,露出一边的胸部,在华丽之中添了一份淫魅。

玉子让我躺在沙发上,无视於林子在我身上表演的骑马秀,自己撩起裙子,跨坐在我的头上,在将自己那已经湿透的蜜穴对准我的嘴时,裙子也放了下来,将我的头罩住:“请您尝尝新鲜的鲍鱼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知道玉子的话中之意,我便开始舔食着玉子蜜穴里的淫水,还不时用舌头刺激着玉子的小红豆。

“啊啊……天神啊……我的鲍鱼……好吃吗?”

在我的舔弄之下,玉子一边配合着我的舌头,屁股不断地扭动着,一边则已经爽得淫叫着:“舌头……天神的舌头好棒啊……”

“神的那里……也塞的我满满的呢……”

随着林子的声音传来,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分身在潮湿的洞里不断旋转着的错觉-林子似乎正磨着屁股,追求着更大的快感。

“大家都玩起来了呢……”

此时脑里传来娜娜丝的声音:“你妹妹樱子就先借我一下啰,我也看得有点心动了呢……”

没有回她的话,我继续舌手合力“吃”着玉子的鲍鱼。

最后,在玉子和林子那绝对欢愉的叫声之中,我们三人同时达到了高潮-玉子大量的淫水不断地流入我的嘴里,而不知道已经高潮几次的林子的穴内也被我灌入第二发的精液。

我起身移开了玉子和林子那已经失神的身体抬头一看,才发觉到从开始到结束,竟然过了起码一小时以上。

转头看去,只见其他的少女早已经在地板上或是桌椅上互相爱抚着对方的身体,有的甚至还拿出按摩棒取悦着对方或是自己。

看着她们如此地欲求不满,我自然挺着依然没有下垂模样的分身加入了战局。

等到大家全部被“喂饱”了之后,已经过了午夜了。

即使如此,我依然没有困意。

我带着比较早恢复过来的御沙剃和娜娜丝,来到玉子家外的草地上,躺着看着有着半弦月的星空。

“怎么样?我的身体不错吧?”

娜娜丝躺在我身边,用指尖轻轻挑着我的胸膛,满脸春意地说道:“虽然是小了点,不过感觉不错吧?”

“是不错啊……嗯?”

说到一半,一种怪异的感觉流入我的脑海里。

就像是被人监视一般,感觉十分不自在。

“主人……”

御沙剃显然也察觉到异样的眼光,而将视线从天空转向我的脸。

“……先别反应过度。”

我这句话才刚说完,某种东西夹带着划破空气的声音,直往我的脸射了过来!

“主人小心!”

御沙剃一转身,拔出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小太刀,将来物击落-定眼一看,赫然是十字形的飞镖!

“叛逃者,死!”

随着听起来十分年轻的声音,一个黑影直往御沙剃飞来!

“风剃……”

低喊着对方的名字,御沙剃也拿着小太刀往对方冲去。

只见两个黑影交错之后,其中一道人影落在娜娜丝的后方不远处-只见她捂着右肩膀,显然是受伤了。

“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了……啊?”

被称为“风剃”的少女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御沙剃在背后,已经把小太刀顶住她的喉间。

然后,我连“刀下留人”的话都还没说出口,御沙剃刀子一抹,随着鲜血从喉咙的伤口喷出,少女也倒了下去。

“御沙剃,我还有话要问她耶……这下我怎么问话?”

虽然对御沙剃的作法感到讶异,不过此时的我真的除了苦笑,做不出任何表情。

“……对不起。”

御沙剃显然也发觉到自己下手太重了,连忙向我道歉:“因为风剃对主人攻击,属下一时气愤,所以才……”

“……你认识她?”

听了御沙剃的话,我不禁将我的疑惑丢像御沙剃.“嗯,她也是村子里的人,常常和我唱反调。显然她并不认为我会真死,所以……”

“虽然说没办法问话,不过倒是有了个好的实验材料。”

完全没被刚才的场面吓到,娜娜丝依然一副神色自若的表情:“博一,要不要试试看“意识分割””

“现、现在?”

我指着风剃的尸体,脸上的苦笑还无法回复。

“对。”

斩钉截铁地点了点头,娜娜丝抓着还不知所措的我的手到风剃尸体面前:“而且要趁她的人格和记忆还没因为肉体的死去而消散时动手。根据我的研究,肉体死去时,人格、记忆和意识还会留存在人体内一段时间,而且会因为意志的强度而有时间上的不同。”

“……那要如何做?我可不想搞到我整个人的意识转移到她的身上。”

“照着我说的准没错。”

娜娜丝抓起我的右手:“现在闭上眼睛,把意识集中在右手的水晶上,就和你用水晶进行强制催眠的时候是一样的。”

“说得这么简单……试试看就知道了。”

我闭上双眼,照着娜娜丝说的方法,将意识集中在水晶上-没多久,原本一片黑暗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光点。

我再度张开双眼,只见到右手掌心在黑夜之下,散发着不大不小的红光。

“感觉如何?”

“……没什么感觉。和之前相比,连热的感觉都没有。”

确实,之前运用水晶时,手心都会感觉到微热,但现在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样应该没错了。现在把手掌心摆在她的身上。”

照着娜娜丝的话,我将手掌心放在尸体的背上-或许是因为刚死不久,所以感觉还有体温。

手掌上的光芒瞬间消失。

而几乎是同时间,尸体竟然动了起来,吓得我连忙把手抽回。

不过更惊异的还在后面-虽然月光很微弱,但我看得出来,尸体脖子四周的血迹竟然往伤口的位置急速退去,最后竟然连伤口都恢复了原状!

“……果然连这个也被强化了,这个躯体的伤势还是我花了一段时间才医好的说。”

娜娜丝看到此景,也不禁莞尔。

不过异象还没结束-在我把手拿开的同时,一种奇异的感觉不断地流进我的脑海里。只是短短地几秒,我就了解了这位叫做“风剃”的少女的一生、个性和能力。

风剃是村里的第二把交椅,而御沙剃则是村里的领导者,相当於村长的身份名字前面的“御”是成为村长时才会加上的。相对於御沙剃擅长於小太刀的近身攻击,风剃则比较擅长飞镖小刀类的远距离攻击。

御沙剃的死传回村里,自然引起村里人的震惊。然而身为当时执行暗杀宰相任务的风剃和另一位叫做水剃的少女,却直觉地感到御沙剃还活着。所以风剃才会再度来到我家里,这才发现到御沙剃还活着的事实。

当然,风剃并不知道御沙剃已经因为水晶的关系,变成我的属下兼沙莉娜的护卫。只是直觉地认为御沙剃背弃村子,而去向男人示好,这造成了她对御沙剃的杀意。

不过在我看来,这倒像是吃醋-因为我可以感觉到风剃对御沙剃的感情,超越了一般姊妹的感情范围。

在我从风剃的记忆洪流里回复意识时大概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风剃就像没事般地站了起来。……这样如何?我意念一转,眼前的视线瞬间从我看着风剃,变成了风剃看着我!

就只是一瞬间,我的意识就从我转到了这位叫做风剃的少女身上!

“我”看着现在的身体,用着这个身体的声音说道:“感觉……满奇怪的。这就是女性的身体吗?”

“我”一边说着,一边还用双手捏着“自己”的胸部-不大不小,感觉满有份量的。

不过搓捏着“自己”的胸部时,一种奇异的感觉也在脑内成形着,感觉十分舒服,却又有点难受。

“我”抬头看着我,只见我带着疑惑的神情望着“我”看来,即使用了“意识转移”另一个身体依然会依照我的个性和人格做出相当的应对,而且相关的讯息也会流入现有意识之中。

“我”再度将意识回到我原本的身体之中后,说道:“看来还满好玩的……”

“好玩归好玩,不过你会有一段时间会处於情报混乱的情况,习惯之后就好了。”

章节目录

催眠魔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一文学网只为原作者wahj12345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ahj12345并收藏催眠魔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