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文学网 www.tzuxs.com,最快更新催眠魔手最新章节!

整理完环境之后,大约七点出头我们三人就穿好衣服走出大楼。

当然,在完事之后我又作了点调整,要两人把刚才的缠绵当成是“课后辅导”而且让她们不会因为开苞的影响而寸步难行。

“那么明天见了。”

带着高潮后尚未完全退去的红晕,修女在校门口向我和玉子道别。

而我和玉子走没几步,就看到接玉子的汽车从远方开了过来。

“中午的点心很好吃,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能吃到。”

说完这句常人听起来没异状,我听了却是意义深远的话之后,玉子就坐上车回家了。

我也不怠慢地,赶紧回家陪伴小琴和樱子了。

-刚来到家门前的街道,就看到一台轿车大落落地停在家门口-似乎是那种政治人物才会开的黑色进口轿车。

抱持着极大的疑惑,我进入家里-只见在客厅里除了小琴和樱子之外,还有三位我未曾见过的人物。

一位是留着大胡须的老者,一位则是穿着粉红色的窄裙套装,看起来约二十余岁的少女,另一位则是穿着像是宫廷礼服一般,挂在脖子上的首饰银光闪闪,看起来却似乎和我同年的金发少女。

老者和金发少女坐在沙发上,而少女则是站在他们两位的后面,似乎在等人的样子。

这家里目前也只有我和小琴、樱子住而已,而小琴樱子在家的话,那被等的人就只有我了。

一看到我踏进家里,老者立即站了起来:“喔喔,您就是天野博一少爷吧?”

“请问你是?”

“我是沙耶王国的宰相,同时也是您父亲生前的好友:戴那博,肯特。”

老者十分恭敬地自我介绍:“此次前来贵国,实是为了您父亲生前与敝国国王的约定。”

“约定?”

我听得一头雾水。

“博一哥哥,我和姊姊也是听得有点模糊,先坐下来听这位伯伯说吧。”

樱子拉着我的手,说道。

“……也好。”

我让樱子拉到沙发上后,说道:“能否从头说明一下呢?因为父母过世时,我还只是小孩子……”

“可以的。”

戴那博宰相回到沙发上后,将经过娓娓道来:“您的父亲身为考古学家,曾经在敝国住了一年半之久。也因此和当时年纪轻轻便登基的敝国国王成为莫逆之交。”

“嗯……我是知道父亲在过世前是位考古学家。记得我母亲过世前常说,连我出生时,父亲还在国外挖泥土呢。”

“呵呵……其实博一少爷出世的时间,正巧和我国第七位公主的出生日期一样。”

宰相笑着说道:“当时您父亲从电话中得知这消息时,可以说是手舞足蹈,喜不自胜。结果国王一时兴起,就让您和刚出生的公主定下了婚约……”

“是这样的吗?”

说到这里,我不禁看着低着头,红着脸的金发少女-她就是当时的公主?

不过,更惊讶的是我-就连大哥都没提到这件事,更不用说我那已经过世的父母,连遗嘱里都没提到。

“其实我们也是十分惊讶,因为一直到上个月,国王陛下才想起来有这件事。”

宰相说到这里,也露出了苦笑:“那时,沙莉娜公主也已经过了当时约定的十七岁生日。在懊悔之下,国王陛下决定尽一切力量弥补,却发现您的父母都已经因为急病过世了……”

“……我想,我父母恐怕也压根地忘了这件事的样子。”

我有点为难地说道:“但是既然真的有此约定,为了慎重起见,不知你们那边是否有相关的证明?”

“这……十分抱歉。”

听宰相的语气,看来是没有的样子。

“我记得没错的话,贵国似乎正处於动乱之中是吧?”

想起了前几天电视播报的新闻,我随口问道。

“这也是我们之所以会选在这时候来日本的原因。”

宰相听到我的问题,脸色也沈寂下来:“虽然说现在动乱稍稍平息,但是为防公主受到波及,就顺从当时的约定,让我带着公主来到这里。”

“……就这么相信我?”

“呵呵,我们可是花了点时间对您做了相当程度的调查喔。根据报告,您确实足以信赖,因为在个性上,您几乎和您父亲是一个样。”

“这种话真让人承受不起。”

即使不是赞美,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我小时候父亲就过世了,那有可能换揣摩到父亲个性的一角呢?

“呵呵,博一哥哥脸红了。”

在一旁坐着的樱子嘲笑着。

“吵死了……对了,如果没有“约定”的话,宰相您还会带公主来这里吗?”

“这谁也不敢说。”

面对我的疑问,宰相只是笑了笑,避而不答。

“关於生活金的部分,我会支付属於我的部分,请不用担心。”

这次换公主说话了-声音不大不小,可以听出是受了相当的教育水准的样子。

“这倒是没关系,光是大哥那边的保险金利息,就够我们生活十年以上了。”

听了公主的话,我立即说道:“我不会因为你们没带钱就赶你们走的。一来你们所属的国家处於动乱中,若赶你们回去,而让你们发生不测,我可是会过意不去的。二来我也没有那种铁石心肠赶你们走就是了。”

“话说依贵国法律,公主殿下和博一少爷都还没达到结婚年龄。”

宰相说道:“虽然说是因为两方长辈约定的关系来到日本,不过在表面上我们是以“留学”的名义来处理的。”

“这我可以理解,我也不想成为镁光灯的焦点。”

我微笑着,说道:“总而言之,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我的名字是沙莉娜。恩。那司,虽然曾经是公主,但是现在的我只不过是博一先生的婚约者而已,请多指教。”

公主认真地自我介绍着。

“我是公主的随身女侍:茉莉。圣塔丝。请多指教。”

公主身后的少女也自我介绍着。

“我是天野博一,请多指教。”

我也不能免俗地自我介绍着。

-望着面前两位眼神呆滞,陷入催眠状态的两位少女,我心里除了得意,还多了点抱歉。

毕竟因为“那个能力”的关系,小琴和樱子都成了我的床上幕宾。在不能将这种事情传出去的前提下,我能想的,就是把沙莉娜公主和她的随身女侍给一起拖下去了。

而且实际上,我也必须弄清楚几件事情。

当然,这是在宰相回去,我叫小琴去煮饭,而顺手把樱子叫去洗澡之后,我才动的手脚。

“跟我上楼吧。”

“是。”

“是。”

在无表情的应对声后,我带着公主和女侍上楼进到我的房间里。

进入房间之后,我让她们站在一起,我则是一边放下书包,一边问道:“你们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为了履行父王与博一先生的父亲所定下的婚约。”

看来之前宰相前面的话似乎不是谎言。

“……那你们国家目前的状况如何?”

反正现在二人都处於催眠状态,我也毫不忌讳地换衣服。

“在我们刚离开敝国时,二皇兄率领的叛乱军已经占领了皇宫,”

公主的答案到令我出乎意料:“根据情报,父王已经安全逃离皇宫,正准备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这么说来,你们此行其实和逃难差不了多少吧?”

“是的。”

虽然处於催眠状态之中,但是公主的谈吐依然不急不缓:“大概是因为身为女性的我并没有继承权,我和茉莉才能顺利离开。”

问到这里,我倒是有点担心起未来-毕竟为了巩固得来不易的政权,“大义灭亲”是很常见的事情。

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我也不能做出赶走她们等违背良心的事情。而且再加上我所拥有的能力,顶多到时来个全体催眠罢了。

“那,你们带了多少生活费用来这里?”

引起好奇的问题,不问对不起自己。

“父王在我小时候就帮我在瑞士银行办了个人户口,应该有十亿美金吧。”

“十亿?”

听到这个令人讶异的答案,正在穿家居裤的我差点没跌倒在地上。

虽然知道位在中南美洲的沙耶是盛产黄金和钻石的小小国家,但是光是一个皇室成员就有如此多的财产,也实在是太离谱了点。

“博一,吃饭啰。”

楼下传来小琴的喊声。

“其他有空再问好了。”

听到小琴的喊声,我只得暂时先停止询问:“听好了,沙莉娜公主殿下。”

“是。”

“等我拍三次手后,你就会从催眠状态醒过来。”

我开始加入我的控制指令於公主的脑海中:“但以后只要我说出“王国复苏”你就会陷入和现在一样的状态之中。”

“是的……王国复苏……”

“醒来后,你会想要和我一起同住一个房间,同睡一张床,连洗澡时也会想和我一起洗。因为我和你有婚约,这样做是正常的。而且在家里,你不会对我和小琴、樱子的任何行为感到讶异,包含做爱及他人进入催眠状态在内。你也不会忌讳在我的面前换衣服或是做出任何你感到羞耻的事情……第一次的性交也不会带给你任何的痛苦……”

“是的……”

“那么……茉莉……”

“是的,博一少爷。”

茉莉无意识地应道。

“等我拍三次手后,你就会和公主一样,从催眠状态醒过来。”

我将相同的控制指令加注於茉莉的脑海中:“但不一样的是,我一说出“服从至上”你就会陷入和现在一样的状态之中。”

“是的,服从至上……”

“醒来后,你会以服侍公主为理由,和我同住一间房。为了服侍我,你会称我为主人,服从我所说的任何话,包含和我做爱,第一次也不会让你有任何的疼痛。而家里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包含我和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做爱,你都会感到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是的……十分正常……”

必要的步骤结束之后,我就拍手让他们两位醒来了。

“那么主人,我就先帮公主殿下把衣物拿上来了。”

稍稍鞠躬后,茉莉就连忙下去搬行李了-虽然说是公主,不过行李只有两小箱而已,大概是来不及收拾吧。

“先下去吃饭吧,吃完饭后再帮你们安排其他事情。”

我拍拍公主的肩膀后,说道:“先安定下来再说吧。”

“嗯。”

脸上带着些微的红晕,公主微笑着点头。

-饭后,樱子和我做起了“饭后运动”-就在众人的面前,我的分身已经深埋在光着身子的樱子体内,而樱子则是缓缓地将屁股上下移动,在套弄着我的分身中享受性的欢愉。

当然因为之前暗示的效果,大家都视为理所当然-茉莉上去房间整理他和公主的衣服,小琴则和公主一起注视着电视上拨的新闻。

不过看她们一副脸上泛着淡淡红晕的样子,显然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了些许感染。

“啊……”

在欢愉的叫声中,樱子达到高潮后,就满意地趴在我身上喘着气。

大概是我之前就和修女及班长大战好几轮,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一点想射精的感觉都没有。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不会有让她们怀孕的机会虽然说之后才知道是多虑的。

“公主殿下,衣服已经整理好了。”

此时茉莉下楼和公主说道:“请先把衣服换下来吧。”

“嗯,我知道了。”

公主正要起身,新闻所播出的内容却让她为之却步:“……刚刚传来的即时新闻,因为沙耶王国发生政变而亡命在外的沙朗国王那森,其所乘坐的,往美国的飞机,几分钟前坠落在美国东海岸,研判是遭到国内叛乱份子以自杀攻击……”

“父王……”

听到此噩耗,公主整个人就晕厥在茉莉怀里!

-将公主安置在我的床上之后,茉莉一脸担心的表情:“对不起,给主人带来了困扰……”

“困扰啊……我看不只如此。”

也许是在学校社团“超自然研究社”待久了,我似乎可以抓到点未来的徵兆:“根据常识来看,沙莉娜大概也会变成被暗杀的目标之一吧……连宰相大人大概也逃不过。现在想想,宰相离开前说的“请不用担心我,只要好好照顾公主就好了”的真正意思,恐怕就是在说“他已经有被暗杀的觉悟了”的样子吧。”

“我们……该如何是好?”

“你就先在这边照顾沙莉娜吧,如果她醒来的话,就尽量不要再刺激她了。毕竟亲人逝世时的哀痛,我也能体会一二。”

我一边拿着换洗衣物,一边说道:“那我就先下去洗澡了。”

“是的,主人。”

在茉莉恭敬的应声之中,我下楼往浴室前进。

只是浴室门虽然没关,却听得到水声-似乎已经有人先我一步进去了。

我探头进去看,就看见小琴正在洗澡。

也许是发现到我来到门口,小琴回过头说道:“要进来洗就进来吧,都是一家人了还害羞什么。”

听到小琴大方的话语,我自然也不故做扭捏态地大方进入浴室了。

“要不要我服务啊?”

我一脱光衣服,就从背后抱住小琴,轻轻地玩着她胸前的两颗肉球。

“我还是先帮你消火吧,”

轻轻握着我那坚挺的分身,小琴笑着说道:“樱子年纪还小,要让你尽兴大概有点困难。要不要试试看呢?”

“如果你认为你可以的话……”

我没再说什么,只是从背后,将分身插进了已经湿润的小琴秘处里。

“嗯……”

发出轻轻的呻吟声,小琴将屁股稍稍抬高,让我的分身能更顺利地抽插。

我稍稍移动位置,让自己坐在浴缸边后,就开始以固定速率,双手抱着小琴的双脚,抽插着小琴的肉体。

“讨……讨厌,让我脚开这么大……被人看到了多……多尴尬啊……”

小琴一边承受着我的动作,一边则是害羞地说着-但是她的双脚并没有出力靠拢的迹象,想必也只是说说而已。

“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啊嗯……”

还不到十分钟,小琴就达到了高潮。

“好像太快了点……”

我状似抱怨地说道。

“那我……换个动作吧,刚刚那样刺激太大了。”

略喘着气,小琴转身坐在我身上,然后自己把我的分身含了进去。

“那我顺便帮你洗吧。”

我抱着小琴进入浴缸后,就让她站着靠在墙上,一边用站姿轻轻地抽插着,一边则是拿起肥皂帮小琴和自己洗澡。

闭着眼睛,小琴似乎十分享受地发出了轻轻的哼声。

“啊……”

正当我替自己和小琴抹完肥皂准备冲洗时,从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转过头去-是公主和茉莉:此时的他们已经褪下一身的衣物,只裹了个浴巾将胸部以下包裹起来而已。

“醒来了吗?”

我没有停止跨下的动作,只是将冲洗的动作交给已经因为从跨下传来的快感而有点迷离的小琴。

“是的,主人。”

脸上泛着红晕,茉莉说道:“公主说想要早点进入状况,所以……想和主人一起洗澡。而身为女侍的我,也有义务要帮主人和公主洗澡。”

“啊……欢迎啊……反正这间……间浴室很大……一起洗没关系的……啊……”

话说到这里,才刚把身上肥皂都冲洗完毕的小琴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啊……不行……这次的……更快……对不起……博一……我……啊……”

话都还没说完,小琴已经在全身僵硬之中达到了高潮。

我的分身依然硬直不倒地深埋在小琴的体内。

似乎越和女性交合,那股潜藏在肚子里,略感清凉的感觉就越来越明显,而且相对地,只要被激起欲念,分身就几乎不曾软化过。

在我将分身抽出来,并让小琴躺在浴缸里休息时,沙莉娜公主和茉莉就进入了浴室,并红着脸把浴巾脱了下来。

沙莉娜确实不愧为公主,全身上下充满着像是象牙一般的洁白,身材也是十分标准,秘处那边还长着金黄色的阴毛。

章节目录

催眠魔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一文学网只为原作者wahj12345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ahj12345并收藏催眠魔手最新章节